魏尚进:金融开放如同大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发布时间:2018-03-19    信息来源: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

2018年3月17日,“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第二届年会——金融危机10周年回顾与未来金融风险展望”在上海举行。此次年会由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主办,上海新金融研究院承办,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和世界经济学会提供支持。浦山基金会名誉理事长王洛林,CF40常务理事会副主席谢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国际部主任范文仲,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刘珺,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讲席教授魏尚进,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 CF40高级研究员、原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CF40高级研究员、原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区副主席暨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彭文生等出席此次论坛。


本次论坛,我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魏尚进教授发表主题为《从新近的实证研究来看金融开放的策略》的主旨演讲。魏尚进教授指出,每当跨国金融危机出时,跨境资本的流动都可能带来金融动荡、经济动荡,甚至政治动荡。因此,金融市场的开放如同大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值得深入探讨。魏尚进教授从金融开放的效益和成功的金融开放需要哪些配套措施两个方面进行全面分析。


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魏尚进教授发表主旨演讲


魏教授表示,金融开放具备三大效益:第一,金融开放可以降低一国的融资成本。2007年一位曾经的英国中央银行货币委员会成员以智利为例研究资本管制,他发现1991至1998年智利实行资本账户管制期间,智利的中小企业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等一系列问题。此外,某位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现任国际投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资本账户管制还可能带来经济负面成本。其研究表明,有资本账户管制的国家,往往正常进出口贸易的成本会上升。因为一旦资本账户出现管制,监管者会担心存在通过进出口贸易规避管制的情况发生而增加正常的进出口贸易审批,从而有形无形当中增加正常的贸易成本。第二,金融开放可以加强风险控制。如果任何一个国家的储蓄都可分散于世界上所有国家的资产中,鉴于各个国家资产相对波动性不同步的状态,金融风险自然可以降低。第三,资本流动可提高国家宏观政策的效率。在金融开放的情况下,不良政策会造成本国的资本外逃,从而提高政府执行不良宏观政策的成本,约束政府行为。


然而,金融市场的开放如同大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探讨金融开放所带来益处的同时,也不可忽略其可能造成的危机及动荡,因此需深入探讨配套的改革。


魏尚进教授表示,为实施金融开放,一国所需采取的配套性改革主要针对国内金融体系扭曲;国际金融市场扭曲;国际要素市场,尤其是劳动力市场扭曲以及国内政府治理水平不足四个方面。


第一,国内金融体系扭曲,即在很多资本没有被合理分配到最有效率的企业时,金融市场的开放可能会造成国际资本流入后,更多资本的不合理分配,因此放大原本存在的扭曲,造成负面影响大于正面影响的可能性发生。


第二,国际金融市场扭曲会降低发展中国家开放的效益,甚至逆转为不利影响。在没有对企业国际融资做出限制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可能出现过度融资的情况,一旦主要货币发行国货币政策改变,例如美联储加息,将会对发展中国家造成危机。


第三,国内要素市场扭曲也会影响一个发展中国家金融开放带来的效益。魏尚进教授的研究表明,要素市场,尤其是劳动力市场比较灵活的国家,随着金融开放程度的上升,失业率将会下降,宏观经济将会变好;反之,要素市场,尤其是劳动力市场缺乏灵活的发展中国家,资本市场越开放,金融开放程度越高,反而失业率越高,宏观经济越差。金融开放的结果取决于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这个结论,并不适用于发达国家。无论劳动力市场如何,金融开放总为发达国家带来较大效益,因为资本回报率的另一个决定因素是整个经济的生产效率。


最后,本国的治理也会影响金融开放带来的效益。由于一个国家不同的市场之间存在联系,因此,例如对公共治理,包括贪污的控制等,也都需要相关配套的改革。


魏尚进教授在总结中进一步强调,金融市场的开放如同大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虽然金融市场的开放可以降低融资成本,加强风险控制和提高国家宏观政策效率,但若一味追求开放力度,忽略配套措施,仍可能带来金融、经济乃至政治的不稳定因素。因此,金融市场开放要获得成功,做好配套性的改革尤为重要。


魏尚进教授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