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EMBA咨询预约

申请条件:

大学本科学士学位及以上学历

八年及以上工作经验(包括四年及以上管理工作经验)

姓    名*
手    机*
公    司*
职    位*
年    龄*
学    历*

蜕变之旅:通古今之变,走近《史记》

缘人情而制礼,

依人性而作仪。
—— 《史记·礼书》

2021年9月9日,金融EMBA “蜕变之旅JOT”课程来到了复旦大学邯郸校区,近距离感受复旦“文史哲”的魅力。此次课程邀请到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博士生导师陈正宏,以“通古今之变,漫谈《史记》的特征与读法”作主题分享。


主讲人


陈正宏

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

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陈正宏教授从司马迁的名字谈起,为同学们介绍了《史记》资源丰富、设计精密的特征,并特别结合金融学科的背景,以《平准书》《货殖列传》为例分享了《史记》的读法。讲座现场,陈正宏教授特意摆出了十多本《史记》的刻本(包括中国的明清刻本以及朝鲜日本的刻本),让同学们直观地感受历史的沧桑与《史记》的隽永。通过陈正宏教授深入浅出的讲授,借由司马迁笔下这一穿越千年、俯视大地的长镜头,同学们以史为鉴,以知兴替,体悟何为“通古今之变”。


出自幽谷,迁于乔木

——太史公其人


司马迁,字子长(zhǎng),生于公元前145年(另有一说是公元前135年)。中华姓氏之中,有不少是以官为姓,司马这一姓氏就是来源于其祖上的官名;其名“迁”,据复旦大学历史系已故教授朱维铮考证,出典于《诗经·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鸟儿出自深谷里,飞往高高大树顶,这正预示着司马迁的一生,从低处往高处而飞。

司马迁的仕途有三次升迁。二十多岁时出任汉武帝近旁低级侍卫,并奉命出使西南的巴蜀少数民族地区;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他获得了最具有历史意义的职位升迁,接替去世不久的父亲司马谈担任太史令,这是一个主管天文历法、兼管文书档案的职位。在太史令任上,他开始撰写由他父亲草创,并临终嘱咐他务必完成的《太史公书》,也就是后来的《史记》;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司马迁为投降匈奴的将军李陵辩护,汉武帝大怒,钦定下狱,判处死刑,最后司马迁以接受腐刑才免于一死。

此等奇耻大辱,放在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都是致命的打击。面对苦难,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写下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最下腐刑极矣!……所以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陋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也。

写完《史记》,是司马迁的“私心”,也是他一生的信仰。正是为了这一信仰,他戴着屈辱与痛苦的镣铐,走完了自己的“英雄之旅”,成就了“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也是在这一场屈辱之后,司马迁的仕途再一次升迁,任职汉武帝的机要秘书,即“中书令”。


《史记》的特征:

丰厚的资源,精密的设计


从内容到结构,陈正宏教授认为,《史记》有两大特征:丰厚的资源,精密的设计。

《史记》是一部上起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讫汉武帝统治时期,以中国为中心,以当时的世界知识为背景的人类历史。一方面,司马迁广泛收罗史料,将前人写的大量文献做精密的整理与编撰;另一方面,司马迁记录了当时许多口述史料,这才成就了《史记》的丰厚。

《史记》的整体架构也有着非常精密的设计。《史记》五体共一百三十篇,在五体的结构中,每一体的篇数都是有寓意的。例如,十二本纪就是十二支,十表就是十干,十二支和十干共同构成一个永不结束的时间轮回;八书的八,指四面八方的八方,也就是一个延展的空间。

本纪、世家、列传、表和书,共同组成了《史记》这一部精妙绝伦、流传千年的史家绝唱。我们理解《史记》,应不局限于名篇节选,而是涵盖全体的《史记》,包括本纪、世家、列传、表和书。因为表是《史记》的骨架,书则是中国最早的制度史,不讲这两体,就看不清《史记》的整体脉络。


以穿越两千年的视野读《史记》: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史记》究竟是一部怎样的书?司马迁在《报任安书》里解释道,“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对于金融EMBA的同学来说,《史记》应该怎么读?陈正宏教授给出了三大建议:

第一,是要了解司马迁的立意,即“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背后的内涵。所谓“究天人之际”,因为司马迁相信天人感应,他的历史观认为历史是轮回的,人世也有循环。所谓“通古今之变”,司马迁从黄帝开始写起,一直写到他自身所处的汉武帝时代,这是后来的传统历史学家难以企及的。所谓“成一家之言”,是司马迁希望“借史的形式”来发表“一家之言”,即成为诸子百家中的一家。

第二,作为金融方向的经管研究生,应该好好读一读《平准书》和《货殖列传》,因为这些内容是超越一朝一代的,可以以古鉴今。推动任何特定区域历史演变的基本动力,其实是生活在这个区域中的人的普遍人性。人性不变,历史就难免有重演的冲动。陈正宏教授表示,如果能够比较完整地读一下《史记》,最终会发现,真的是“太阳底下无新事”。在《史记》滋润的阳光中沐浴一番,再度回到现实中,一定会变得更有预见性,更具智慧,也更有定力。

第三,若实在没有时间,至少可以读读《史记》中的大量警句、成语及其背后的故事,那里有对人性的真实描摹。从中,培养自己具备一种更为通达的处世态度:凡事都从一定长度或深度的历史视角考虑,观察世界与剖析人生的时候,也会取一种理性并且不失人性的立场。不放大个人的得失,也不蔑视渺小的生灵。

通过多角度了解司马迁其人、通过他所叙述的历史,当下的我们仿佛也在浩瀚的历史之中穿梭,融汇古今,启迪心灵。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金融EMBA的“蜕变之旅JOT”课程,应运并紧扣“领导者在高度复杂的世界中有效应对变化和挑战”的发展需求而生,也是国内商学院中首个在必修环节中开设的高管心智发展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