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尚进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学术访问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终身讲席教授

点击查看PDF

中美贸易争端的互惠解决方案

0605-1.png


导语

发达经济体认为中国需要采取措施纠正在贸易关系中的不公平现象。但要使全球贸易真正公平,发达经济体,尤其是美国也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一份平衡互惠的方案将有助于缓解跨境贸易和投资的紧张。



阿根廷的“习特会”后,美中贸易战暂停90天。对美国的许多盟友而言,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的缺陷不在于动机,而在于方法。事实上,特朗普的许多不满也让欧洲和日本感同身受。但它们没有认识到的是,自己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让全球贸易体系、让它们与中国的关系更加公平有效。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需要采取措施推行政策改革。首先,中国的关税及非关税壁垒高于美国和其他高收入国家。尽管与绝大多数同等收入水平的发展中国家相比是大体一致的。而且希望在华经营的外企一直面临着诸多限制,其中也包括限制外资对国内企业的所有权。

降低对中国市场的壁垒不仅有利于外国生产商,也能让中国家庭和使用进口零部件的企业受益。贸易自由化的作用如同减税——增加收入、提高效率,而无需政府增加预算赤字。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的贸易自由化实践说明,只要中国劳动力市场依然足够灵活,失业率就不会因此飙升。

中国还需通过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来回应另一项关键申诉。中国政府声称,20年前就放弃了要求海外跨国公司共享知识产权以换取市场准入的政策。但美国和欧洲在中国的商会表示,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以往中国自主创新能力薄弱的时候,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只是让外国公司获得更多的租金。而今天,随着中国企业发展自己有价值的知识产权,它们在全球的存在已经变得更大、更强,互惠的知识产权保护将让中国企业和外国公司同样受益。

中国还应该改革补贴计划和产业政策制度。多数国家利用税收和补贴来促进某些经济活动。然而,与高收入国家相比,造成扭曲和效率低下、而不是解决市场失灵的政府项目在中国所占比例更高。

这类政策包括侧重于国有企业而非私营企业的补贴,导致了浪费和生产率下降。为了给中外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政府项目应该进行更系统的成本效益分析。

不过,全球贸易要真正实现公平,发达经济体,尤其是美国,也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事实上,这些国家对中国商品和投资的壁垒并不像人们以为的那么低。

例如,在美国许多纺织品和成衣的进口税率为20%左右,远高于美国的平均进口税率。中国一直是全球最有效率的纺织品和服装生产国。进一步提高中国企业面临的有效关税是一种反倾销制度,这一制度经常被用作保护主义的工具,其规则对中国生产商有偏见。美国的平均税率严重低估了中国商品的实际税率。

同样,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人为地将美国的需求从效率更高的中国生产商转向墨西哥等国成本效率较低的企业。尽管名义上有“自由”一词,但自由贸易协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更加自由的贸易,因为它歧视自由贸易协定之外国家的企业,有时会偏袒参与国效率较低的企业。这一效应不受世界贸易组织现行规则的充分限制,破坏了资源的有效分配,不仅伤害了自由贸易协定之外国家的工人,而且在许多情况下,损害了自由贸易协定参与国低收入家庭的利益。

此外,美国外国投资的管理制度并不总是公平、可预测或透明的。在给拟议投资贴国家安全威胁标签的时候,标准似乎非常随意。

0605-2.png

根据与我有过交谈的提供跨国并购咨询的美国律师透露,由于美国对涉及中国投资者的交易的审查程序可能会面临漫长且不可预测的拖延,中国企业想要完成可行的投标,通常不得不额外支付15%的费用。用这种方式,美国的外国投资制度实际上剥夺了希望在美投资的中国企业的权利。

低下或扭曲的政策不是简单的错误。一般而言,它们服务于强大的、组织良好的特殊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可能会抵制任何变革。但

可以扩大此类合作,以帮助达成WTO改革协议,从而进一步支持全球体系的公平。例如,可以更好地协调反倾销规则和国内反垄断规定,可以制定或加强法规,以尽量减少自贸协定的歧视性影响,并防止政府利用国企补贴绕过WTO规则。

这一平衡互惠的方案有助于缓解跨境贸易和投资方面的紧张局势。同样重要的是,它将促进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公平和效率。这一变化不仅有利于美中两国,也将惠及整个世界。

 

本文原载于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 原文标题“A Reciprocal Solution to the US-China Trade Dispute”2018),编译:潘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