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尚进:改革金融行业,降低企业成本

发布时间:2019-08-28    信息来源: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将带来一系列的后续反应。未来会怎样?应该做什么?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学术访问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终身讲席教授魏尚进对“破7”后大家关心的问题,给出解答。




Q:人民币汇率今后的走势会怎样?


魏尚进教授观察到,人民币的定价有三个因素:


一是供需决定。


二是人民银行希望稳定人民币相对一篮子货币的价格,包括主要的国际货币以及中国主要的贸易伙伴国货币。


三是人民银行称为的“逆周期因子”。


他判断,人民币在过去几年是高估了,可能给中国的外贸出口造成了多一层的困难。接下来的走势,还取决于中国外贸的情况,取决于中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货币政策,以及中国对外经贸关系的强弱。如果中国外汇储备能够往上升的话,人民币会走强。如果外贸形势比较疲软、外汇储备下降的话,有可能人民币会继续贬值。


让供需来决定汇率。一般来说,如果货币政策不是特别松的情况下,增长快的国家货币会升值。中长期看,人民币名义汇率的走势,贬值也可能,升值也可能,取决于双边货币政策的松紧。汇率政策要和货币政策统一起来,让人民币对内的价格相对稳定,对外的价格也相对稳定。这是一个好的货币和汇率政策的目标。至于名义汇率到什么值,没有什么特别的壁垒需要守,需要去攻破。名义汇率是实际汇率再和两国的货币政策松紧结合起来才能决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名义汇率不是很有意义,但是实际汇率人民币接下来几年继续上升的概率是挺高的。


Q:中国目前怎样做好自己的事?


魏尚进教授主张三条。


第一条,进一步开放,降低投资壁垒,降低关税。


第二条,让汇率更加趋向于基本面,让市场供需扮演更大的角色。


第三条,进一步改革,改善企业营商环境,提高企业创新的机会。企业改革包括国有企业的改革,包括民企、国企反垄断的行为。希望培养更良好的土壤,使得有创新潜力的新企业能够不断脱颖而出,不会被现在的垄断企业给管死。


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金融行业有很多改革的空间。中国的金融行业并不是世界上最有效率的行业,也不是中国经济里面最有效率的行业。把中国金融行业继续改革和开放的事情做好,主要受益者是中国企业和中国老百姓。


1、比如说对于电子支付中国非常引以为自豪,是世界上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到处可以用手机支付。但同时,我们要从北京汇款到上海,收费比其他国家高。金融服务里面还有很多的部分,中国的效率是比较低的,成本较高。所以政府一直关注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尤其是民营企业、创新型中小企业。这些问题解决的话,企业成本降低,最后就是老百姓买东西便宜了。


2、比如上海的中产买东西,在上海买要比纽约贵。这是一个现实,但是同时也是不合理的现象。劳动力成本是美国的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左右,居然很多产品要比美国贵很多,背后反映的是市场结构、相应的金融服务问题,效率低转化为成本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做好自己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Q:中国家庭的负债率开始趋高,是否值得担心?


魏尚进教授认为,虽然中国居民负债率上升,但是还不算高。中国家庭的负债主要是房贷,在美国家庭负债结构里面,房贷也是很重要的一项。整个中国经济里,比较居民部门、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这三个部门,应该说企业部门的总体负债率比较高,而且是高于国际水平的。如果在三个部门中找一个开始需要关注的话,企业负债率是值得关注的。


Q: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下行趋势怎么看?


魏尚进教授回答说,中国潜在增长率不断下降是自然趋势。


一方面,受中国人口结构影响,中国的就业年龄人口每年负增长,即便保持人均增长率不变的话,GDP增长也会下来。


另外一方面,国际经验告诉我们,任何收入比较高的国家,增长率应该比收入低的国家低一点。重要的原因是收入比较高的国家不再以拼劳动力成本作为竞争力,创新是其生产率提升的主要来源,而靠创新提高生产率比拼成本要难。一般而言,随着国家经济收入水平提高,增长率会放缓。中国过去四十年增长成绩非常好,老百姓的收入提高很快。自然规律告诉我们,增长率也会下来,人口因素和自然规律,中国碰巧两个因素都有。


他表示,这是很真实的事情,中国增长率在向世界发达国家的增长率趋同。发达国家如果一年能够有2%到3%的增长率已经很高兴了。除了潜在增长率的变化,还要考虑实际增长率,这取决于决定性因素之外的临时性因素。比如说国际贸易磨擦,比如说国内的一些政策的变化等。所以我们关注的主要是实际增长率相对于潜在增长率的偏差。增长率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表明中国的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