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债务多维分析”公开课成功举行 把脉“第四次全球债务浪潮”

发布时间:2020-01-13    信息来源:

2020年1月11日,由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复旦金融评论》、凤凰网财经联合主办,一汽红旗特约支持的“全球债务多维分析”公开课在上海成功举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先生全面解析当前全球债务问题,并与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钱军,中银国际证券资产管理板块业务董事董进,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国际贸易团队(上海)主管合伙人吴亚洲等嘉宾进行深度对话,带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开课。


全球债务浪潮汹汹,风险管理面临新挑战


“债务问题从古至今都有,但是近年来,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债务问题逐步凸显,债务管理已经成为各个国家制定政策的头等大事。”关于中国债务问题,钱军教授表示,“债务问题与经济增长有关,但中国债务快速增长的10年,恰恰是中国GDP增长速度放慢的10年,两个问题叠加之下,引发国内外监管者和投资者对中国债务问题的密切关注。在此背景下,各国如何解决债务问题?世界能否避免新一轮债务危机?中国如何平衡降低杠杆率与财政借债的关系?这些问题的厘清将有助于我们直面新的经济挑战。” 




李扬先生表示,根据世界银行最近出版的一份大报告——《全球债务浪潮》研究,自1970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全球总共发生了四次债务浪潮。其中,第四次浪潮始于2010年,目前尚未结束。本轮债务浪潮来势汹汹,截至2019年上半年,全球债务相对于2010年增加了7.5万亿美元,债务总额超过259万亿美元。这等于说,全球70亿人口,人均负债3.25万美元。 


李扬先生认为,第四轮债务危机的最大特点及问题在于:美欧日等主要发达经济体先后陷入了严重债务危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都是掌握全球储备货币发行权的经济体。面对百年不遇之金融危机和经济持续下行趋势,这些经济体无不施行“放水”战略,致使全球流动性泛滥。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全球经济处于长期下行通道,资本的边际产出亦呈现长期下行,货币当局释放出的流动性绝大多数都不会进入实体经济领域,而是滞留在金融和其他流通领域,大体说来,源源不断的货币资金,一部分进入股票市场,遂有股价的不断上涨;另一部分则进入债券市场,则有债券收益率不断下降,以至于全球陷入负利率陷阱,同时出现长短期债券的收益率倒挂乱象。


李扬先生指出,中国也是本轮债务浪潮的主角之一,中国的债券现在已经成为国际投资者热烈追捧的一个券种,很多外资近年来进入了中国的债券市场。中国债券市场的规模扩张,改变了全球债券市场的格局,同时也为中国因素进入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创造了基础。


李扬先生还用一章的篇幅分析了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李扬先生认为,地方政府债务要同当地GDP、政府收入、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等四个项目相比,方才有实际意义;就债务论债务,不仅没有意义,还会形成误导。数据显示,虽然江苏、广东等经济较发达地区政府债券余额排名较前,但相对于它们的经济实力、财政能力等,债务风险显然仍在可控范围之内。结构数据排名显示:经济较发达地区的排名普遍靠后,而经济较不发达地区排名则靠前,这表明,目前,经济较不发达地区的债务风险已经比较突出了。


演讲中,李扬先生还指出:就经济性质而论,各地推行的PPP项目,也应当计入地方政府的债务之中。如果将PPP增加到各地债务总额中,再用此数据与当地GDP和财政收入相比,经济较不发达地区的债务风险较大的结论仍然成立。


通过这几项研究,李扬先生表示,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应当成为下一步研究的重点。这是因为,在中国存在着这样的逻辑链条:发展经济依靠投资;在企业投资不振条件下,投资主体将主要由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承担;在经济下行趋势下,地方政府极度缺乏投资资金,于是,为规模日益增大的投资筹集资金,主要只能依靠发行债务。这样,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就会上升为中国金融、财政的主要问题。所有这些状况,都是中国特有的经济体制和央/地财政关系的产物。 


中国现阶段的发展是速度换质量,2050年或成为发达国家


圆桌讨论中,钱军教授提出问题,中国怎么进一步发展地方政府债? 





李扬先生表示,中国可以借鉴学习日本政府债务管理的经验,主要有二:其一,同样作为单一制国家,中央政府拥有地方政府发债的最终审批权,发债的规模及种类,都由中央政府批准和统一管理。其二,更值得借鉴的是,可以成立一个专门评估、购买、经营地方政府债券的政策性金融机构,由它们统一将地方债务管起来。


董进表示,从投资角度来讲,他也会去投很多的债,绝大多数就是债务型的投资,有一个感触是,在经过非常专业或者非常细致的技术、模型化的分析后,最后买的是国企债务。


作为从业者,董进提出一个问题,即在风险定价上,如何让资金更好地去投向最有效率和投资回报率的企业?对于这个问题,李扬先生表示,要有一个市场化的、科学的、独立的、不受干扰的评级系统。


对于数字货币可能是解决债务问题的新发力点,李扬先生进行了具体阐述。他表示,迄今为止,货币金融的发展逻辑,是不断创造新的金融工具去管理旧的金融体系存在的问题,然后,新金融工具又酝酿新的风险,再创造更新的金融工具去加以管理。从货币到金融,再到金融衍生品,再到影子银行等等,遵循的都是这个逻辑。然而,如此发展下来,金融上层建筑越累越高,即经济发展的债务密集度越来越高,以至于大量的金融活动是自我服务的,虽有大量交易,但是越来越多的金融服务金融自身,就是不服务实体经济。这就有了进一步改革的必要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金融应该回归本源,不忘初心。货币产生的初心是媒介交易和提供价格标准,在一定意义上,我们庞大的金融上层建筑已经失去了这个功能,数字货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AI等现代科技的基础上,我们现在事实上已经可以无中介地进行交易——这才是数字货币发展的最具革命性的意义。简言之,在万物互联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期望人人金融,传统金融就该寿终正寝了。


在圆桌讨论中,李扬先生还对经济大势进行了预测。李扬先生表示,目前世界经济的大趋势仍处于下行阶段。中国也在下行通道中,在这样的大转变过程中,中国的主要任务,是用速度换质量、换效益、换环保,如此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发展到2050年,中国将真正建成现代发达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