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汇率、股市整体风险可控——钱军教授接受FT中文网专访

发布时间:2018-11-13    信息来源:FT中文网


日前,由英国《金融时报》集团和FT中文网联合主办的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度中国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教授受邀出席,并在主题为“追本溯源,数字化时代的金融商业”对话环节中,就金融科技的发展、中国宏观经济的现状和展望与其他嘉宾展开深度专业的探讨和交流。


论坛期间,钱军教授接受了FT中文网记者的专访,围绕中国债务水平、人民币下跌、中国股市等三个方面,做了进一步阐述。


债务危机爆发的概率很小


FT中文网: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全球164万亿美元的债务规模超过了10年前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的水平,从而给全球过度举债敲响了警钟。IMF认为,各国政府应该立刻采取行动,削减债务水平。值得注意的是,这次中国也在IMF的警告范围之内。针对中国债务水平高企的现状,您如何看待?


钱军教授:这需要从家庭债务、公司债务、政府债务三方面具体分析。在家庭债务方面,总的来说,我国的家庭负债率是很低的,尤其是在房贷方面的负债率非常低。因此,类似于十年前美国因次贷引发的房地产危机在中国发生的概率很小。


企业债务方面,我国部分民企的负债率较高,今后会出现债务违约的现象。反观国企这类的大型企业,负债率总体可控。此外,我国监管部门对企业的负债率和去杠杆也极为重视。所以从企业负债这个层面看,造成系统性风险爆发的可能性也不大。


最后是政府负债,这主要分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的总体状况较好,负债率较低。而某些城市和地区出现局部债务危机的可能性是有的,但由于我国政府和监管部门已经重视地方债务引发的潜在风险,所以波及到全国的概率不大。


人民币汇率不能只看“破七”


FT中文网:针对近期市场对人民币是否会“破七”,汇率是否存在高估,人民币国际化是否会受影响等讨论,您是怎么看的?


钱军教授:短期内人民币贬值对我国的影响不大。人民币汇率问题不能简单地看是否“破七”,也不能光看外汇储备的多少。关键是要防止恐慌性的资本外逃,保持资本项目的稳定,不能发生单方向的过度流动。短期内人民币的确面临着贬值压力,但不会发生过度的贬值。人民币适当的贬值反而会对我国贸易出口方面会起到一定的正面影响,同时也意味着我国以人民币计价资产的收益率会提高,并进而稳定了资本项目的流动。


股市防止过度平仓是重点


FT中文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17日,沪深两市共有2422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存在股权质押未解押的状况,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68.2%。对此,您如何理解上市公司因股权质押逼近甚至触及平仓线,进而发生停牌导致股市下跌的现象?


钱军教授:过度的平仓的确是造成股市下跌的一大原因,平仓引发股市下跌,下跌会产生更多的平仓,这一现象目前已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并且出台了一些措施以防止过度平仓现象的发生。因此,在各方重视的背景下,以股权质押平仓产生的风险总体在可控范围内。


另外,从估值的角度看,现在我国股市的整体估值偏低,越来越多股票的价值性日益凸显,这给中小投资者在规划投资策略、挑选股票时提供了很大的选择余地,也会对股市的未来走势起到正面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