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军教授解读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分析“拍卖理论”的多维应用

发布时间:2020-10-15    信息来源:



2020年10月12日,作为今年诺贝尔奖 “压轴”大戏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名单揭晓。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保罗·米尔格罗姆和罗伯特·威尔逊,以表彰他们“对拍卖理论的改进和拍卖新形式的发明”。


什么是“拍卖理论”?两位经济学家对当代经济学做出了何种贡献,如何解决了“赢者诅咒(Winner’sCurse)”难题?这两位经济学家又因何在今年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青睐?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教授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拍卖理论”是一个微观理论,其实是在解一个数学问题。钱军教授举例解释道,两位经济学家曾经在为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设计频谱许可证拍卖机制时,创造出“同步多轮增价”拍卖机制,这一机制充分考虑到应对拍卖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即“一套完美的机制,怎么才能让很多人很愿意来参与?其中要充分考虑到信息不对称问题,令机制透明化,让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公平的制度,从而保证(在拍卖中的)广泛参与度”。



打破“赢者诅咒”


拍卖作为一种交易机制,应用广泛。在市场经济中,巨额的经济活动通过拍卖完成,包括艺术品、住房、土地等有形资产,也包括油田开采权、车牌、股权、无线频谱、广告位等无形资产,而这也令“拍卖理论”成为近四五十年来经济学学科中最具有影响力的理论之一。


拍卖中,理性的竞标者通常担心“赢者诅咒”:在任何形式的拍卖中,为了获得胜利而付出了太高的成本,名义上的胜利者实际上可能损失惨重。


为了打破“赢者诅咒”,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在解数学问题和设计机制时,做出了很多突破性的设计,钱军教授表示,今年获奖的两位经济学家通过研究拍卖的运作方式,为以传统方式难以出售的商品和服务(例如无线电频率)设计了新的拍卖形式。威尔逊则开发了具有共同价值的物品拍卖理论,这种价值在事先不确定,但最终对于每个人都一样,譬如无线电频率的未来价值或特定区域内矿物质的数量。


此外,在设计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频谱许可证拍卖机制时,到底是采用英式拍卖还是荷兰式拍卖方式,区别是很大的。“从低价喊到高价和从高价喊到低价是不一样的。”钱军教授解释道,如果一上来就从高价开始拍卖,很多人便不会去,而从低价开始慢慢往上涨,大多数人可以接受。


同时,他们还设计,在拍卖中,在一轮拍卖中把美国全国所有可以出售的波段全部放出来,然后大家一起竞拍,并可以对其中的一个或者多段频谱同时出价。


随后,在威尔逊两人设计的“同步多轮增价”拍卖机制中,每轮报价结束时,就只公布每个频谱的最高报价,并以此作为下轮拍卖中每个频谱起始价的依据,周而复始,直到最后没有更高的新报价出现。


“拍卖理论”在中国的现实应用



钱军教授表示,该理论应用场景是非常丰富的,譬如在探索治理污染的碳交易所方面。碳交易所是一个机制设计,其目标之一是从交易中获取一定收入,但更重要的目的是要在一段时间里,降低碳排放量。钱军教授解释道,同时企业要通过碳排放的价格,在一段时间内实现减排。


其次,在数字化资产交易中心方面,也可以利用到“拍卖理论”。数字经济时代,资产的数字化是大势所趋。真实资产与金融资产不一样,针对不同的数字化资产,需要制定不同的可供数字化资产进行交易定价的体系。对于中国而言,这将是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


在获奖后的记者会上,被问到“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拍卖”时,威尔逊回答说,互联网“非常深层次”地改变了拍卖,得益于互联网,各种企业都在不断地进行拍卖。他列举了搜索引擎上的广告销售,以及eBay等公开拍卖的商业活动。


威尔逊也列举了金融交易中互联网对拍卖的深远影响。他称,在金融交易中,有很多买卖资产的场所,现在它们都通过互联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这就给金融市场带来了“即时交易”。


威尔逊师门下盛产诺奖


威尔逊(左)和米尔格罗姆师徒。(来源:斯坦福大学)


现年83岁的威尔逊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他以全额奖学金进入哈佛大学就读本科,并接连在哈佛拿到了工商管理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短暂工作后,他于1964年进入斯坦福大学任教至今。威尔逊已在专业期刊和书籍上发表了100多篇文章。他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当选成员,被美国经济学协会授予“杰出研究员”称号。他也是计量经济学会的研究员、前官员和理事会成员。


米尔格罗姆出生于1948年,1970年在密歇根大学获得数学学士学位。此后,他曾在旧金山的大都会保险公司做了几年精算师的工作,随后入职俄亥俄州的咨询公司。1975年,米尔格罗姆考取了斯坦福大学MBA项目的研究生,他当时写就的拍卖理论论文就获得了重磅的Leonard Savage(一位美国数学家)奖,这也是他第一篇关于拍卖理论的开创性文章的雏形,而威尔逊正是他的论文导师。同时,他也是几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根据GoogleScholar的数据,米尔格罗姆的著作已被引用超过10万次。


在威尔逊师门下,可谓是“诺奖盈门”。不仅今年获奖的米尔格罗姆是威尔逊的学生,201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霍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öm)也师出威尔逊。201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思也是威尔逊指导过的博士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