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金融报采访钱军教授:科创板打新应改变新股稳赚不赔的预期

发布时间:2019-07-01    信息来源:

伴随第一股发行价出炉,科创板上市交易箭在弦上。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钱军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科创板将信披制度置于关键位置,具有重要的考量。提高科创板信披门槛,实行详实、全面的动态披露是好事情。市场对科创板制度及相关方应具有包容性,秉持合理预期。第一批企业家数至少应在28家以上,并注意行业及规模分布的均匀性。


谈科创板信披:关键在制度设计


钱军认为,“A股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在于准确负面信息的产生、传递,以及能否尽快、准确地进入股价。”


钱军指出,检验一个市场有效性的重要标准,在于企业股价能否充分吸收并及时反映新信息。过程越快,股价变化越准确,市场有效程度便越高。


“信息有正负面之别。新兴市场与成熟市场的区别之一,在于是否能够及时吸收准确的负面信息,进入上市公司股价并充分反映,同时这也是验证市场有效性的重要指标。”钱军进一步分析称。


另一方面,目前A股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的上市公司,整体信披的准确度、及时度还不够,后续依然有待提升。


钱军表示:“科创板提高信披门槛,实行详实、全面的动态披露是好事情,应属制度层面的向前推进,要求并不过分。同时,真金不怕火炼,企业商业模式是否转换成稳定的现金流,市场最终会做出决定。”


在钱军看来,中国股市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解决离不开注册制改革。而科创板作为增量改革,试点注册制是关键。科创板平稳落地的条件在于,市场对上市公司、制度设计,以及券商、交易所等相关方,应该拥有更多的合理预期、更好的包容性。


谈板块定位:应持合理预期


谈及科创板制度和相关方包容性,钱军认为,市场对科创板的信披、定位应持有合理的预期。


“企业和券商负有重要责任,并对信息披露的内容负有全责,交易所负有审查信息披露责任,进行全面动态的考察,但考虑无法第一时间获取与企业所有的相关信息,因此,要求其承担无限责任不太现实。”钱军称。


关于科创板的定位,钱军认为应分为两步走:第一步是吸引到更多中国优秀的科创企业,为中小股东尽可能创造价值。第二步是成为国际科创企业首选。“第一阶段很关键,目前能做到把尽可能多的高增长型企业留在科创板,就比较成功了。”


据钱军介绍,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包容的制度吸引了不少未来的巨头公司。同时,最近20年间,退市公司和上市公司几乎一样多,为数不少公司表现平平,市场蓬勃发展的财富效应,相当大的一部分收益主要来自头部十几家科技公司。


此外,钱军透露,中国还有一批优秀的企业处于等待状态,不会选择第一批上市,等的是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的平稳落地。伴随板块平稳向前推进,信披足够真实,无重大信披违规偏差,这些企业会向科创板伸出橄榄枝,科创板也会随之兴起。“未来,科创板培育出几个阿里、腾讯级别的公司,是大概率事件”。


谈首批企业数量:至少应在28家以上


钱军认为,媒体尤其是财经媒体在完善市场有效性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美国媒体和上市企业内部员工的组合,在曝光上市公司的问题上,已形成合力。


财经媒体履行监督职责时需注意:一是合法合规;二是对内幕交易等重要消息的报道上,应力求准确度。


对于广大中小投资者,钱军认为,科创板各方关注度高,信息海量庞杂,处理与投资相关信息的能力成为关键,在做谨慎选股逻辑判断的同时,还应研判券商研究所的分析师是否存在利益冲突,以及判断所发布的研究报告是否客观中立等。


谈及科创板打新,钱军表示,投资者应改变新股稳赚不赔的预期。打新股含有运气成分,成功打新对投资者不一定都带来积极的影响。


“部分打中新股的投资者,随后还伴随交易次数的上升。然而,在过多买卖的前提下,大概率也会出现亏损。一是交易本身存在成本;二是散户在获取信息方面存有一定劣势。”钱军表示。


同时,借由上市、定价、交易等方面,钱军预计,未来两年可以比较容易判断出中国一流券商的成色。跟投对券商的现金流、核心能力均带来挑战,从判断、信披分析、定价、询价到维护公司稳定上市等过程,都是比较好的衡量指标。


在钱军看来,科创板第一批企业家数不能太少。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有28家,而科创板至少应在28家以上。同时,最好考虑多元行业分配,避免过度集中于单一行业。同行业内,应考虑均匀分布,规模的差别最好不要太过悬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