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军教授:如果看好中长期经济增长,就应该看好股市中长期发展

发布时间:2021-03-25    信息来源:

北京时间3月18日凌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结束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这场倍受全球资本市场瞩目的会议透露出2个重要信息: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零至0.25%的超低区间,上调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至6.5%。

美联储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对其经济复苏和资本市场意味着什么?对全球资本市场尤其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几何?未来,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和发展的关键突破口在哪儿?

2021年3月18日,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教授就上述话题接受了腾讯新闻《原子智库》栏目采访,深度剖析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因素以及中国股市发展趋势和改革前景。

美联储今年撤出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不大

对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维持三大利率以及当前购债规模不变的决定,钱军教授表示,完全在预料之中。但是,会议传递出另一个重要信息,美国调高了经济增长和通胀的预期,这与去年年底时的情况不同。


根据最新一期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1年美国经济将增长6.5%,较去年12月预测值上调2.3个百分点,有望创1984年以来最大年度增幅;今年美国通胀率或达2.4%,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通胀率为2.2%,均略高于中长期通胀目标。


“当然,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上调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就会退出宽松政策。”钱军教授进一步分析,“根据美联储两大目标,只有当实际数据表明美国通货膨胀已经高于中长期目标,而且劳工市场已经完全恢复时,才会调整政策。我个人认为,美联储今年退出宽松的可能性不大,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从政策方面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都表示,不会过早退出宽松政策。鲍威尔声称将进一步维护资本市场的稳定,利率水平不会太高。耶伦则透露,美国政府正着手研究比1.9万亿美元刺激更好的下一个计划,她认为,大规模刺激不会制造通胀,刺激计划才能帮助美国重返疫情前经济水平和恢复充分就业。从市场判断美国利息水平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紧盯国债短期收益率的期货相关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升息的可能性是零,第三季度升息的可能性也很低,约为6%—8%。”与市场预期一致,钱军教授进一步判断,“即便今年美国经济实现强劲复苏,也不一定会看到通胀水平高于2%,因此,加息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美国和全球资本市场还是提前做出反应,过去一段时间出现大幅震荡和调整。


对此,钱军教授认为,主要是两方面原因造成,一是担心美联储过快撤出宽松政策。去年新冠疫情发生后,美国政府迅速采取了超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2020年3-6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张了3万亿美元左右,大规模的“放水”确实能够增加流动性从而推高股市,但通胀压力过大、金融市场过热也可能给美国经济复苏带来不确定性;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恐慌情绪的缓和,以及对经济强劲复苏的预期等因素,将美国国债收益率推至近一年来的高点,美国利率市场已开始“提前加息”。如果市场预计未来通胀继续走高,收益率将被进一步推高,导致融资成本普遍上升,可能会拉高美国乃至全球资本市场的无风险收益率,从而推动股价下行。


二是成熟健康市场的自我调整。以美国股市为例,前段时间,科技大盘股,比如,特斯拉股价大幅上涨,一些传统行业涨幅甚微,出现一轮调整很正常。对投资者而言,除了关注股市本身,还应该关注信贷市场和国债市场,尤其是信贷市场直接决定了企业和政府借钱的成本。无论是货币总量,还是市场流动性和借钱成本,都对股市的未来走势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股市影响有限估值有支撑

美联储的政策变化对中国股市会有什么影响?在钱军教授看来,这方面的担心有,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中国股市估值水平将会继续支撑一段时间。首先,我们面对国际热钱、游资累积了丰富的应对经验。2008年次贷危机后,国际资本纷纷涌入国内,获利后又开始大规模撤离,确实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了很多挑战,包括通胀、资产泡沫、房价上涨等。一直以来,我们都欢迎中长期的机构投资者来中国,也要阻止短期的热钱投机。去年第三季度、尤其是第四季度以来,外资流入国内已经有明显增加趋势,但是资金的进来量并没有2009年那么大,尚未到要采取果断措施的时候,只需要对资本的持续涌入保持高度警惕。


其次,钱军教授从内生动力进一步分析,近几年,中国资本市场形势发生很大变化,伴随着科创板实施、注册制落地,一批优质增长型企业上市且发展企稳。中国资本市场迈出这坚实的一步,实属不易。钱军教授结合研究发现,A股市场从2018年到2020年,已经发生质的变化。详情可以参见2020年1月31日文章《钱军:延期开盘的A股将迎来最佳投资机会 | 灼见》。



对于今年中国股市的基本形势,钱军教授表示乐观,从总体上判断,今年中国A股市场,3800点到4000点是可以支撑的,如果看好经济增长,就应该看好股市。投资者可以重点关注以下四类题材:一是消费行业的龙头股与白马股。二是医疗健康、生物制药行业下,体检、诊断、新药开发等疫情以后都还会持续发展。三是环保、新能源行业,国内方面,疫情进一步唤醒有识之士对环境保护的紧迫感,碳中和目标已写入十四五规划;国际方面,欧洲对环保领域高度重视,随着拜登政府上台,美国作为最大的经济体、最大的碳排放国家之一,将会更加注重新能源。今后几年里,环保新能源行业将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的朝阳行业。四是信息技术行业机遇与风险并存,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正在接受反垄断、数据保护调查和处理的大科技股将受到影响,风险不可忽视。


注册制改革稳字当头后劲十足

中国股市的底气很大程度来自于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改革的“牛鼻子”工程。钱军教授坦言,注册制是资本市场的一个基础制度,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注册制,为全市场推行注册制积累了充分经验,从2019年7月22日首批企业通过注册制在科创板上市至今,已有包括且不限于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六大行业的200余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但是,进一步推广注册制要“稳”字当头,主板不会完全照搬使用注册制。资本市场里有诸多分层,即使主板推广使用注册制,对上市公司的要求也会与科创板存在差异。


钱军教授进一步指出,注册制推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债券市场。“十四五”期间,中国发展金融两个“抓手”:股市与债市。如今,国债市场制度完善、规模巨大,所以,债市中最重要的是发展企业债,尤其是上市的中小盘股公司和没有上市但有一定规模的中型公司,使他们能够在公司债市场里发中长期债券。这条途径会让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产生实质性的变化。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完善常态化退市机制也被重点提及。钱军教授认为,关注退市机制反应出我国资本市场发展逐步趋于成熟,只有先完善上市制度、注入新鲜血液,下一步才是关注退出机制。


“股市退出机制很重要,成熟的市场形成良性循环的核心就是宽进严出。”钱军教授进一步解释,“宽进”就是上市制度要有充分的包容性,放宽上市要求,让那些没有盈利的企业也可以上市;“严出”是多层原因——交易量太小、价格低、业绩不好、违法违规,都是严出的标准。宽进严出以后,才会有主动退市。我们以前审核上市太难,所以上市以后,这个“壳”不能轻易放弃。从而导致奇怪的现象:空壳的价值,可能高达几十亿人民币,没有公司愿意退市——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如今已进入推动退市机制的时候,但尚未达到主动退市的时机。目前,应该着手推动A股中的僵尸企业逐步清理工作,同时,让科创板里的违规企业退市,起到警示示范作用。


提及对未来的期许,钱军教授如是说,放眼中长期中国的股市,随着制度改革的推进,中国股市良性循环将会逐步形成,越来越多的优质行业与企业登陆,合理竞争、优胜劣汰,股市中企业的结构也会越来越优化。未来,中国的股市将跟经济增长更合拍,如果很看好经济增长,那就应该看好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