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下的金融投资机会在哪里?复旦泛海国金携手FT给你答案

发布时间:2018-09-04    信息来源:


我们正在面临最严峻的挑战,全球经济增长结构发生改变,贸易战愈演愈烈。2018年下半场,金融投资家与实体企业家如何做好新经济时代的全球资产配置和市场发展策略?哪些新的金融投资机会正在出现?


▲ 主办方宣布论坛开幕


9月2日,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与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共同主办的“2018下半场:贸易战下的投资与企业发展”论坛在深圳隆重举行。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美国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北京执行合伙人杜以龙,柔宇科技战略投资及公共关系总监高翔就上述问题做了精彩的主题分享。



洪灏:经济已在3年周期的“尾巴”上




▲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洪灏


在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看来:“我们现在面临最严峻的挑战,一方面,全球经济的增长结构发生了改变;另一方面,未来5-10年内可能要应对不断接受贸易战的考验。”


事实上,洪灏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时就已经预判到了当前的局势。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曾多次表达了对当前贸易格局的不满,并因此得到了不少选民的支持。“因此,对于中国政府、企业,尤其是个人投资者而言,2016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特朗普的政策会不断影响我们的投资决策。”


洪灏认为,特朗普选择在此时此刻发起贸易战,是有迹可循的。一方面,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确实对美国本土制造业造成了影响,产生了巨大的替代效应,并通过不断学习、不断改造、不但改良,逐步从产业链底部往上发展。此前,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让特朗普为首的一群人犹如芒刺在背。




“另一方面,美国推出量化宽松的政策,直接改变了全球经济增长的机构、风险分担的结构以及财富分配的结构。”洪灏分析,“这种改变使美国的经济增长率重新调整回来,有了‘底气’开始搞贸易战。”


贸易战正在改变着中国企业和投资者的决策,但另一个变化同样值得关注。洪灏认为,“这可能是未来30-50年的一个重要趋势。过去30年-50年,美国人花钱,中国人帮他们储蓄。特朗普上台后,这个格局发生了根本改变。中国GDP增长里70%来自消费增长,中国人开始不储蓄了,他们通过网贷、P2P借钱,开始转变储蓄习惯。”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人花钱,谁来帮我们储蓄呢?洪灏并未给出答案。不过,他却得出了另一个重要发现:每3年随着房地产开发周期的起伏,中国的经济周期也出现了非常有规律的3年一周期的状态。


“在发现了3年的周期规律之后,我们把中国经济周期跟中国经济周期里其他的宏观变量做比较,一切就变得非常清晰。” 洪灏分析,“比如,当房地产投资开发增速放缓的时候,就会伴随一系列的现象,包括上市公司盈利增速放缓、市场波动性增加、资本市场价格被压抑等。”


由此可见,这些经济现象并非国家政策造成,也与执政能力无关,它只是遵循周期性的发展规律。“从这个角度,管理层不需要通过宏观政策去对抗它,因为这个规律是必然会发生,这可能算是一个坏消息。但好消息是,这一轮的3年经济周期即将走完,我们正处在这一周期的‘尾巴’上,只要再坚持一个季度,一切都会好起来。”



杜以龙:中国企业排队海外IPO为哪般


随着各国金融管制的逐渐放松、国际资本流动日趋自由化、企业跨境上市日趋频繁,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选择在境外上市。在美国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北京执行合伙人杜以龙看来,“中国企业境外IPO主要出于几个方面的考虑,一是资本流动的基础性需求;二是国内资本市场不成熟,很多企业在国内融资可能性不高;三是中国市场相对还不够自由。”





▲ 美国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北京执行合伙人 杜以龙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企业境外上市主要证券市场包括香港、美国、新加坡和其他市场(加拿大、英国、韩国等)。2017年,中国企业境外上市再掀高潮,全年境外IPO共74起,分布于中国香港和美国两大资本市场,新加坡及其他海外市场未有中国企业IPO。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共有50家中国企业在香港市场完成上市,这一数量约占中国企业境外新上市公司总数的68%;另有24家中企在美国上市,相比2016年的10家和2015年的9家,2017年是中概股IPO自2011年上市低迷以来最火爆的一年。


“其中,以高科技企业、生物科技企业为主导。”杜以龙进一步指出,其中,绝大多数公司上市之后交易价格都降到发行价之下。分析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贸易摩擦造成的影响,另一方面是来自市场的挤压。“


具体的,杜以龙认为:“中国企业普遍存在内在的修为、盈利情况不佳的状况,市场对此持有担忧的情绪。市场表现不好也就可以理解。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企业前仆后继去海外上市,为什么?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但可以肯定,随着中国产业、经济政策的重大调整,对于一些企业而言,现在不出去以后更没有机会。“


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密集海外IPO,“保密”工作很重要。杜以龙以最近成功赴美上市的拼多多为例,“拼多多上市之后股价表现不错,主要与其前期‘保密’工作做得比较好有关,并没有过多地渲染公司估值、盈利模式等。“



高翔:更关注一级市场股权投资


作为五年内崛起的“独角兽”企业,柔宇科技战略投资及公共关系总监高翔在会上透露:“我们更关注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选择好的投资标的。其实,就资产管理本身,关键是把被投资标的管理好,实现在公司成长过程中让各投资人分享到公司成长的红利。我们目标和方向也是向投资人传达未来投资资产发展的方向。“





▲ 柔宇科技战略投资及公共关系总监 高翔


论坛上,作为主办方之一,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金融EMBA项目主任王燕代表学院致辞并介绍了金融EMBA项目。





▲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金融EMBA项目主任 王燕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是复旦大学联袂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和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按照国际一流商学院标准,合作创办的专注金融学科研究与教育的商学院。学院金融EMBA项目旨在培养具备卓越国际视野、洞察中国金融和资本环境、融合金融思维与战略领导力的金融领域精英和实体企业领袖。


王燕指出:“区别于通用管理方向 EMBA和其他金融EMBA项目,我们首创的‘iF³’价值理念以及独创的‘双教师制’培养模式。i是International(国际化),F是Finance(金融),iF³项目将从学术理论、金融实战、产融结合三种视角,聚焦与实业深度融合的金融知识系统,触发思维的无限可能。”


除此之外,双教师制度,即所有课程都采用学术教授和业界专家配合讲学,真正的实战学习。学生更有机会得到复旦大学跨学科教授的智慧导入,深入学习并创新金融知识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式。


“我们不再局限于传统讲座式课程,而是引入国际领先的实战课程体系,以解决行业实际问题为目标,行动教学和理论教学并重。”王燕透露,“未来,我们不再限于普通游学模式,更进一步升级行动学习。和全球Top50的大学开展深度合作,助力学生获得海外一流商学院学习认证,并联动众多海外企业巨擎,让学生亲身体验国际金融实战。”